首頁    > 企業新聞 > 本週頭條 >

金牌月嫂两年薪金25万 甩出小白领几条街

2013/09/13

郭晶晶產子,花8萬元月薪請星級月嫂,如此奢侈之舉,讓人驚歎。

有業內人士稱,目前在鄭州的產婦中,80%都請有月嫂。資深月嫂更是一“嫂”難求。爲爭取到金牌月嫂,有人竟開價:兩年25萬元。

天價月嫂

金牌月嫂

客戶開價兩年25萬元

2002年就開始當月嫂的趙來芝,是鄭州月嫂圈裏的傳奇人物。爲啥?近有人給她開出了兩年25萬元的工資,甩出一般小白領一大截。

至今,她看護過的嬰兒有70多個,儼然一個資深“媽媽”。現在,趙來芝正在一戶人家裏看護孩子,孩子3個月大。

由於月子期間她把孩子看護得周到讓人放心,孩子的父母主動向她提出請求,讓她看護小孩兩年,並開出了誘人的工資:25萬元!

但因“檔期”較滿,趙來芝先簽了一年12萬元的合同,“有個老顧客的朋友明年生孩子,請我過去幫忙,由於之前都預約好了,不好推掉的。”

趙來芝的預約不斷,基本上都是熟人介紹的,老客戶帶新客戶,靠的是口碑。

趙來芝爲啥能有這麼高的身價?她現在帶的寶寶是早產兒,鼻腔不太開闊,容易嗆奶,之前看護該孩子的月嫂沒帶過這類孩子,老讓他嗆到。

寶寶媽媽心疼得不得了,哭着給月嫂機構打電話求助,才把趙來芝請來。如今寶寶跟趙來芝很親,每天晚上都是她帶着睡覺,別人帶都不行。

中間有一次她放假回家,當天晚上寶寶媽媽給趙來芝打電話說孩子不睡,一直哭。趙來芝在電話這邊聽着寶寶哭,特別心疼,立馬回去哄寶寶睡。

背後艱辛

每天工作18個小時,與不同的人相處考驗人

月嫂的高報酬,對於大衆來說已不是稀罕事,但在高報酬的背後,是常人無法想象的艱辛。看護嬰兒沒有時間限定,正常工作一般都有上下班時間,但月嫂的工作幾乎是全天候的,“一般來說,每天要工作18個小時。嬰兒晚上隨時會哭,所以月嫂經常睡不了踏實覺”。

在月嫂行業幹了10多年的張桂勤稱,非典期間,她曾在一戶人家裏看護孩子,一個多月她沒有回過家,幾乎也沒有出過門。

“當我回到家,看見兒子在家裏擺滿了我的照片和物品,說他想媽媽。”提到當年的艱辛,張桂勤不禁哽咽。

然而,看護嬰兒並不是累的,與各種不同的人相處、融合與溝通,纔是考驗人的。

趙來芝回憶說,她在給一個客戶看護嬰兒時,孩子黃膽已消,但家長憂子心切堅持讓孩子吃藥,結果孩子肛門紅腫嚴重。趙來芝和家長的意見發生了分歧,她經過耐心的溝通,終說服家長停藥,孩子康復後,家長向她表示了歉意。

目前身爲鄭州一家月嫂公司經理的張桂勤,涉足此行業已有10多年。從一名月嫂幹起的她,在做了幾年後,於2005年創辦了現在的公司。

“這裏臨近市婦幼保健院、兒童醫院,很多月嫂機構都設在這兒。”張桂勤說,鄭州市大石橋一帶,聚集着大大小小多家月嫂機構。

然而8年前,那裏的月嫂機構還是空白。

“當時,公司入駐這個寫字樓時,全樓只有她這一家月嫂公司。”張桂勤回憶道,如今這個寫字樓,幾乎成了鄭州月嫂機構集中地。

該樓所容納的月嫂機構,從當年的“孤軍奮戰”到如今的“成片生長”,此過程或多或少都折射出了鄭州月嫂市場的變化。

2001年鄭州的月嫂機構只有兩三家,那時月嫂對於大衆來說還是一個非常陌生的概念。

2005年時,月嫂機構就發展到了二三十家,月嫂這一職業也逐漸走進大衆視野。

從“孤軍奮戰”到“成片生長”

市場變化

張桂勤說,2001年的鄭州,請月嫂的產婦只佔整體產婦的10%,而如今,這個比例能達到80%

如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接受月嫂服務。另一方面,月嫂服務價格也水漲船高。

在鄭州,月嫂服務費用從3000元一個月到十幾萬元一個月不等。

同是月嫂服務,爲何差別這麼大?記者瞭解到,大部分的月嫂機構是根據月嫂的工作熟練程度、從業年數爲其服務“定價”的。

一般剛入行不久的月嫂,服務價格會稍低,3000元一個月的往往是這種情況。而從業五六年的月嫂,要價則達到五六千元一個月。

然而,這並不意味着月嫂越老就越吃香。張桂勤說,她的公司會對月嫂進行定期培訓,月嫂要通過綜合素質、專業技能等多方面的考覈,服務價格才能“晉升”。

根據熟練程度,從3000元到十幾萬元不等

月嫂價格

一些走高端路線的月嫂中心,月子護理費用更高。

記者聯繫到一家位於鄭州東區的月子會所,其要價在1~2/月不等,營養師、護士、廚師等服務一應俱全。甚至還有標價十幾萬元的月子護理服務,會所向產婦提供別墅對其進行月子護理。

正常情況下,如果想請到一位比較熟練的月嫂,花費至少爲6000元一個月。

“如果想請一個能讓家長完全放心不用管的月嫂,花費需要8000元錢一個月。”趙來芝稱。

記者瞭解到,資深月嫂受歡迎,基本上檔期都排得滿滿的。有些顧客對月嫂服務需求迫切,就直接開出較高的價格。接受記者採訪的鄭州市民張女士就坦言,爲了能找到資深、合適的月嫂,多少錢都好說。

資深月嫂成香餑餑,客戶稱要多少錢都好說

行業現狀

存在問題

一人掛靠多家中介

資格證也買賣

月嫂市場越來越大,存在的問題也隨之而來。

記者瞭解到,有些月嫂受聘於月嫂機構,而有些則掛靠在中介機構,甚至是一人掛靠多家中介機構,這種情況不在少數。

據業內知情人士稱,這種一人掛靠多家中介機構的行爲,一般多爲剛入行不久的月嫂爲了“攬活”而使出的辦法。而真正資深、熟練的月嫂光在一家機構,就有接不完的活兒,沒有掛靠多家中介機構的必要。

除此之外,月嫂行業內還存在着買賣資格證的情況。

一般月嫂所持的資格證,即育嬰師職業資格證,是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新頒佈的新興認證,是針對早期教育教師進行從業資格的認證。

育嬰人員劃分爲三個等級,即育嬰員、中級育嬰師、高級育嬰師。資料顯示,從業者考取該證後的薪資水平,全國平均在4000元左右。

受利益誘惑,個別不正規的月嫂機構存在買賣資格證的行爲。資格證只是一張紙,但不合規的買賣,卻是在拿新生嬰兒的安全做交換,其中存在的風險和危害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