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企業新聞 > 本週頭條 >

中国乳业发展蓝皮书 乳品安全为主线

2010/01/05
       近日,由中國社科院食品藥品產業發展與監管研究中心召集的“中國乳業產業發展研究報告(藍皮書)”課題開題討論會在北京舉行。全國人大常委、中國社科院副院長陳佳貴、國家質檢總局、衛生部、工信部、衛生監督中心等部委代表、着名經濟學家、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所原所長呂政、工經所副所長李維民、中國奶業協會顧問王懷寶、國家學生飲用奶計劃專家委員會主任蔣建平、內蒙古奶業協會祕書長那達木德等專家及三元、蒙牛、伊利、多美滋、惠氏、恆天然、華誠睿光、澳大利亞農牧等企業代表出席了會議。
 
       記者從會議上瞭解到,由中國社科院食品藥品產業發展與監管研究中心牽頭組成的課題組將首次從社會科學視角和經濟學出發,對乳業面臨的深層問題進行剖析,尋找和回答政府管理部門、行業運行機制和企業生產經營中需要解決的問題。課題組將根據研究成果撰寫發佈一部乳業發展研究報告(藍皮書),爲政府決策和產業發展提供參考。與會政府部門官員、經濟學者、行業專家和企業代表對課題的研究方向、方法作了充分研討,建議以三聚氰胺事件爲切入點,以乳品質量安全爲核心,從利益模式、管理機制、資源利用規劃和產品配置以及企業社會責任感等幾方面進行重點研究。
 
       與會代表提出,乳業的超高速發展導致了養殖業與加工業的不匹配及利益模式的不協調。王懷寶介紹說,我國奶業近10年超常規高速發展,在世界上前所未有,每年增長30%左右,內蒙古更是達到40%.從1949年的12萬頭奶牛、20萬噸奶起步,已經發展到1300萬頭奶牛、3650噸奶的規模,增長均超過100倍。
呂政教授等專家提出,我國原奶80%來自於散戶,僅養殖一兩隻到十幾只奶牛的農戶很多,奶源分散、規模小、標準化欠缺,難以適應集約化乳品加工業的發展需要。而在澳大利亞、美國、西歐等奶業發達的地區,往往牧場規模大,平均養殖幾百上千只奶牛,組織化程度高,往往形成合作社或協會,並且很多形成農工商利益共同體,即牧場主就是乳品企業的股東,這爲安全、優質的奶源提供了保障。
 
       我國的奶業產業鏈往往是公司+農戶或公司+奶站+農戶的訂單模式,彼此利益關係是割裂的,往往一方主導定價權,容易造成爭奪奶源時買方壓價、賣方摻假等問題,終影響產品安全和質量。蔣建平教授提出,我國奶業目前的價值鏈是失衡的,農、工、商的利益構成比例爲1:3:6,需要調整。與會代表認爲,未來的發展趨勢是奶農組織化、產業化,但在發展過程中也要結合實際,不應一刀切。伊利集團的代表發言說,歐洲的一些地區,小規模農場也很多,也並沒有形成與加工業的利益共同體,但組織管理有效,產品質量同樣很好。三元集團的代表提出,奶源建設不是單一模式,應發展第三方服務機構,負責育種、飼料、防疫、質量檢測等技術服務,服務於供求雙方,也使供求的利益獲得制衡。
 
       王懷寶表示,雖然十年來乳品增長了數倍,但從人均佔有量看,我國還是貧奶國家,2008年達到27.5公斤,離2008年世界平均水平103公斤還有較大差距。
工信部、衛生監督中心的代表均表示,如何解決乳品消費增長和資源不足的矛盾,在乳品消費恢復後,未來幾年是否還會高速增長,如何合理規劃和利用資源,是否要鼓勵加大發展國內奶牛養殖,值得深入思考。
 
       那達木德介紹說,在我國,除了呼倫貝爾、錫林格勒草原有放牧外,均以舍飼爲主,飼料主要是玉米、豆粕和青儲苜蓿。舍飼奶牛獲得的奶品品質(如蛋白含量、口感濃度、香氣)與草場豐富的放牧奶源國如澳大利亞、新西蘭的奶品品質比有天然的不足。要從根本上解決我國奶源問題,一頭牛得配置3畝地,2畝種牧草,1畝種用於青儲的飼料。
因此,對發展奶源地業內有不同的觀點。有的觀點認爲應分析區域優勢,重點發展內蒙古、新疆、黑龍江的奶源經濟,將鼓勵政策重點投給這三大奶源地,放棄南方不適宜區域的奶源建設;有的觀點認爲,中國牧業資源不足,應加大進口奶源配置;有的觀點認爲,中國應向日本學習,提高關稅,發展本地奶業,保護本地奶農利益;還有的觀點認爲,中國的膳食結構變化導致中國可以部分轉化豬-糧經濟爲牛-草經濟,增加奶業投入。來自華誠睿光等企業代表表示,一些區域結合當地優勢在建設本地特色奶源,如陝西發展奶山羊,廣東發展牛水牛等。對此,中國社科院食品藥品產業發展與監管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張永建教授表示,課題組將展開深入研究,爲奶源的合理佈局提供戰略思路。
 
        衛生部監督中心的專家提出,應統一乳業對發展鮮奶、奶粉、進口乳粉結構佈局的認識,避免概念戰和惡性競爭。應研究獲得科學的數據,指導行業發展,如果明確了奶源不足,需要進口奶粉補償和發展復原乳,就不應引導消費“純鮮”奶;如果奶源足夠,要排斥廉價進口乳粉的衝擊,則應標註“鮮”奶,以發展鮮牛奶爲重點。
 
       三元、伊利企業的代表也提出,應建立科學的進口奶粉配額補償機制,避免進口少了、奶源不足時摻水摻假,進口奶粉多了又衝擊國內奶價。由於產業供求不明朗,缺少指引,我國乳業已多次陷入爭搶奶源、摻假、出現質量問題、滯銷、殺牛、奶量下降的惡性循環。美國政府就建有奶粉儲備計劃,當液態奶產量太低時,就會動用奶粉儲備,避免價格大起大落影響奶農的積極性。
 
        多美滋和惠氏的代表認爲應加強行業翔實分析。例如嬰兒奶粉市場近年來增長率都在5%以下,而目前公佈的數字將其高估,導致盲目擴產或投資過熱,未來肯定會出現產能過剩問題,對行業發展不利。
 
       與會專家提出,誠信體系建設是乳業發展的薄弱環節。在准入和退出機制上欠缺力度。在歐洲很多國家,奶業是技術和資金密集型產業,養奶牛是需要領取執照的,只有獲得技術資格的人纔可以從事該職業。而且有嚴格的“黑名單”機制,在比利時,如果收奶中發現一次違規或不合格產品,該農戶就會被列入黑名單,如果在一定週期內出現第二次,執照就會被吊銷,終生不能再從事奶牛養殖。
 
       質檢總局、工信部等部門人士均表示,將積極支持並參與課題研究,並希望更多課題成果被有關部門採納,轉化爲政策落實到產業。他們也指出,我國的乳品質量標準與國際相比並不欠缺,檢測項比國外多幾十項,檢測頻度高几十倍,在三聚氰胺事件發生後,曾採取“駐廠員”制度,可謂人盯人防守,目前乳業又領先實現了在線監測。但要實現乳業安全,對源頭的監管體制仍需健全,執行力和威懾力仍需加強,另一方面要鼓勵行業誠信自律和社會監督。

          来源:中华网